主页 > 经典语录 > 正文

【海蓝.小说】得意忘形

2022-04-20 10:55:38 来源:永基文学 点击:13

从前,有一位叫李福的财主外出路过一座桥,当他走到一座桥上的时候,听到桥下有人在说:“足矣,足矣。”

李福扶桥墩探身一看,见一个穿戴衣衫褴褛的乞丐站在那里,冻得浑身发抖,哆里哆嗦,脚下有一堆还在冒着烟火的火炭。

“先生,请上来说话。”李福一边说话,一边招手示意那个乞丐上来。

乞丐面黄肌瘦,从桥下步履蹒跚地走上来,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了。

李福问:“您叫什么名字?”

乞丐说:“我叫王得意。”

“你是做什么?为何流浪至此?”

“不瞒您说,我已无家可归,靠乞讨为生。”王得意把自己的身世一五一十的说给李福听。

原来,王得意本是秀才出身,科举考试屡屡不中,只好做些小本生意,有了些积蓄,娶妻生子,日子还过得去。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有一天他走乡串户卖货,等他回来家已变成废墟,一场大火烧得一无所有,人财惧失。王得意哭干了眼泪,三天不思茶饭。手里仅有的几文钱草草掩埋了妻小,便身无分文了。在街坊邻里的劝说救济下,他才活到今天。原本书呆子打底儿的他,身体瘦弱,不会劳动,只能沿街乞讨。

说到这里,王得意泪流满面,呜咽叹息。

李福听了顿生怜悯之心,他家里的私塾先生正好生病告假回家,觉得这个人还不错。

“王先生如不嫌弃请到家里坐坐,有事商量。”

他们一边走一边交谈,谈的很是投机。一个需要教书先生,一个需要立足之地。都很珍惜这个机会。

李福说:“先生,我有两个孙子,大的叫茂才,九岁;小的叫茂盛,七岁。他们的教书先生病了,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了。请您教他们读书,不知您意下如何?”

王得意说:“李老爷,那您是瞧得起我呀。我先教一个月,看看孩子们学得如何?”

“行!”李福说:“咱们先到成衣铺给您买套衣服,到我家就说是我请您来的,不要说路上遇到的,您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王得意说:“我明白,您这是抬举我,免得孩子瞧不起我,您真是好人呐。”

人是衣服,马是鞍。王得意从头换到脚,穿戴上崭新的衣帽鞋袜,文质彬彬的气质柔然而生,简直就是个教书先生。王得意心想,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,我遇上贵人了。他挺起腰板,走起路来,也精神抖擞了。

到了李家,李福告诉下人把全家人都叫到堂屋,他和王得意分坐在八仙桌两旁。李福咳了一声,大声说:“这位是我请来的王先生。李先生有病不能来了,从今天起大家要像尊敬李先生一样尊敬王先生。茂才、茂盛过来,给先生磕头!”

这两个孩子早在那儿嘀咕呢,这老头儿能不能还像老李头打我们呢?他们慢腾腾地走过来,不情愿地跪下说:

“先生,您好!”

“好,好,起来吧!”王得意抬了抬身子。

“古人曰:天地君——”

“天地君亲师。”孩子们回答。

“对,先生跟父母一样。一定听先生的教诲,不准跟先生捣乱!”

西厢房的大炕摆了几张炕桌,王得意每天端坐在炕头小桌旁。他先让孩子们背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,几天的工夫,都背下来了,这是复习李先生教过的功课。接着他教孩子们背子曰诗云,孩子们摇头晃脑地背,王得意不厌其烦地讲。孩子们学业大有长进,有时李福在窗外听,感到很满意。

王得意的饮食不断提高,经常是两菜一汤,晚上还有小酒。王得意的脸也红润了,人也胖了,全身也有力气了。他常常一边喝酒一边自言自语地说,“足矣,足矣。”他给孩子们讲课更认真了。他实心实意地鼓励孩子刻苦学习,讲古人囊萤、映雪、头悬梁、锥刺股,讲三纲五常二十四孝,讲天文地理人情世故,孩子们言谈举止确有提高,李福每月给王得意几两银子做零花钱,每当他从李福手中接过银子的时候他就说,“足矣,足矣。”

在李家,大人孩子经常听到他说“足矣,足矣”,背后人们就管他叫“知足先生”,有时他也听见也不反感,他想,我和过去比那不是天壤之别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一天晚上,李福到王得意屋里看他正在洗衣服。就说:

“王先生怎么能干这活儿呢?明天我给你派个人来。”

“这些活儿我能干,您管我吃管我穿,还给我零花钱,我已经知足了。”

“不行,这些活儿你别干。缝缝补补,洗洗涮涮,这些活儿是女人干的。”说完李福走了。

第二天,李夫人领着一个姑娘来到王得意房间,说:“这是我身边的丫鬟叫红莲,王先生有什么需要缝缝补补、洗洗涮涮的活交给红莲就行了。”

“请坐,夫人。”王得意给夫人让了坐。

李夫人说:“红莲,你以后时常来看看王先生,他有什么需要缝缝补补、洗洗涮涮的活儿,你帮他做了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红莲答应着。

从此,王得意晚上除了看书就没什么事干的了,清闲自在。看书看累了躺在行李上眼望着棚顶发呆。

红莲不到二十岁,模样俊俏可爱,手脚勤快。李夫人很喜欢她,王得意也喜欢她。

一年后的一天晚上,王得意喝完酒躺在行李上,听到敲门声,王得意知道是红莲给送水来了。就说:“请进。”

红莲姑娘拿起茶壶给他倒水,红莲说:“先生,请用茶。”王得意坐了起来。

王得意说:“红莲姑娘你看我手这儿扎个刺,我眼睛看不清你给我拨一下。”他把手伸到红莲的面前,红莲上前去看,那水灵灵的眼睛招人喜欢,那纤细白嫩的手令人爱不释手。王先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他一下子抱住了红莲。

红莲说:“你放手!救命啊!”红莲拼命地喊叫。这时,正好李福也来看王得意,被李福都看在眼里。

李福大赫一声:“住手!”

李福接着说:“你喝醉了,王先生。”李福给王得意一个台阶下。

王得意说:“李老爷,我该死,我喝多了。”

李福说:“你休息吧。”回去后又告诉红莲:“这件事不要往外说。”这个事情好象没发生一样。

一个多月过去了,李福来到王得意房间,说:“我需要有个人替我去趟杭州,办一件事,你愿意去吗?”

王得意说:“李老爷是我的再生父母,我愿效犬马之劳!”

李福说:“王先生,杭州我有个表兄弟他欠我一笔钱,还有生意上的一些事情,我写了一封信,”说着把信交给了他,“这上面有地址,麻烦你去一趟。你到帐房拿些盘缠,今晚你准备一下,明天就去吧。”

王得意说:“好的,我今晚准备好。”

第二天,王得意带着盘缠和信起身了。一路上坐车乘船,不辞辛苦。这一天来到了杭州,盘缠也花没了。可是按信封上的地址找就是找不到,一打听路人,都说根本就没有这个地方,也没有他要找的人。

忽然他感觉到了什么,连说:“上当了!上当了!”他急忙打开那封信看,上面写了四句话:

桥下生火真可怜,

知足先生戏红莲,

江南本无表兄弟,

送你一去永不还。

河南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
西宁癫痫治疗费用是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