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屡聚雪缘

2021-10-29 20:32:58 来源:永基文学 点击:19

【导读】我回到闹市,忙于交办的工作。时光迈着轻快的脚步,偷偷从身边溜走数日。我思恋的大雪,宛若冰清玉洁的仙女,再三降临,纷纷飘落,落到常青的树叶上,落到看雪人的笑容里,落到我的心坎上。

冬雪,祖国南方罕见的尤物,今年特别勤快,急急地奔赴过来,舞动它那洁白的身躯,骄矜地展现在我们面前。我无比兴奋,急不可耐地在它白皙柔软的肌肤上放肆地拿捏,尽情地观赏,兴奋得手舞足蹈。同伴来了,拥着它那镶满银饰的娇体,嬉笑打闹,放飞念想,憧憬梦幻。复苏的阳光携带火热的痴情,慢慢剥蚀它的素服,爬上它那晶莹透亮的贵体,狂吻起来。它像情窦初开的少女,羞答答的,渐渐地隐没,悄然离去。

我很落寞,痴呆的目光留不住难见的稀客。我独自徘徊大山深壑,努力搜寻它的踪迹,企图创造机缘,品读尘世的烂漫,痴心再续前缘。它却隐身而去,洒下一路惋惜的泪瓣,汇成涓涓溪流,融入江河。

我心怅然,零乱的思绪纠结在白皑皑的忆念里,随风摇曳,心驰神往。遗落的迷茫不断敲打紧闭的心扉,追逐出差北行的我。我心里矛盾,心情十分沉重,肩托父老乡亲的希翼,在北方肃杀的寒风里颤抖。几日奔波,热望被凛冽的北风冻结,希望渺茫。我躲进宾馆空调房里焦灼地来回走动,思忖妙策。夜深了,疲惫爬上我的身躯,蒙住我的双眼。我在众人渴盼的双目中趟进梦幻里。众人的厚望在睡梦里一一兑现,我笑醒了酣梦。

窗外,玩童散发出清脆的笑声。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头来,寻声望去。我几乎尖叫,呆呆地盯着飘然而下的大雪出神好半天。我禁不住雪花的诱惑,迫不及待地爬出被窝,冲出房间,融进雪中,展开双臂,仰天狂笑。空气中弥漫着素洁的清纯,臂上落满了雪花的亲吻,脑中浸润着酣畅的清新。我痛快地颠狂起来,眼前不断浮现出孩童时代与伙伴富娃仔乐玩雪仗的情景,想着,跑着,不知己到城市的繁华区。我肃然兴起,挥动着孩时娴熟的武术套拳,竟被前来义务扫雪的人群喝彩起来。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。我停下,定睛一望,扫雪的雪人中那个头儿吆喝着朝我走来。我倏地猛扑过去,紧紧地拥抱,邂逅二十多年的富娃仔在此巧遇!

我信步走进富娃仔的办公室,述说着他举家外迁后家乡的变化和为家乡建设来京的目的。富娃仔爽朗地告诉我,国家正在宏观调控,准备来年实施中部崛起。富娃仔非常热情,带着我走了好几个地方,把人民渴望的念想送往有关部门。事情在瑞雪纷飞的雪缘中迅速得已解决。我激动地拨动家乡的电话。家乡父老笑吟吟地要我替他们向富娃子问好,催我快快回去沐浴丰雪。今年南方居然下起第二场大雪,大家正在瑞雪里暇思丰年呢!

我归心似箭,在家乡的山巅找到了再度做客的雪源。虔诚的山民趁着我带回的喜悦,正在拉扯新的电线,喊着号子,干得热火朝天,唱响了农村电网改造的主旋律。老农在放牧牛羊,带来了山里人特制的绿茶和大锅。我们生起篝火,捧着雪,掺和着绿茶,煮起雪茶来。品着雪水的清纯,绿茶的清香,我们谈起多年的奢望,心里亮堂堂的,脸上荡漾着欢笑。

老农找来很多雪块,放入煮沸的茶锅里。我望着渐渐消溶的雪块,心生怜悯。老农乐呵呵地告诉我,干事的山民喝点多年未喝的雪茶,浑身是力,干劲十足。他朝山巅努努嘴,说雪在等队,现开雪眼,近日还要下大雪。

我斜望着灰朦朦的苍穹,心在偶尔发现的行云里徜徉,在对面高山飘白的山涧流水里游走,眼帘忽闪轻柔的玉雪,滑落出晶莹的泪滴,复杂的情绪悄悄爬上冻红的脸庞。我挪动惋惜的脚步,迎着晚风,一步一回头地凝望山巅的瑞雪,随人流回归家乡的农家小院,饱受黑的沉默,踩碎一地逝去的雪痕。

我回到闹市,忙于交办的工作。时光迈着轻快的脚步,偷偷从身边溜走数日。我思恋的大雪,宛若冰清玉洁的仙女,再三降临,纷纷飘落,落到常青的树叶上,落到看雪人的笑容里,落到我的心坎上。风大了,调皮的雪花在我炽热的眼下逃走,奔赴大地,去拥抱它的姐妹,她的母亲。我激动地裹进雪里,迎着雪花,倾听来自天上的独白。我含笑的眼眸,流动着雪一样清纯的深请,抹不去的内心火热的向往任飞雪肆意的嬉闹,纵情私语,填满我心中孤寂的空白。片刻,我眼里的炽热沾上冰花,眉间,唇上,吻满了雪花。我骨髓里融入了雪的柔情。我成了雪人。恰逢此刻,家乡老农打来了电话,炫耀起农谚的精确,传布着家乡农网改造成功电力正常运转的喜讯。我欣喜若狂,滚雪球,堆雪女,把它藏匿于我车库的地窖里,窗户上蒙上黑帘,遮挡阳光,屡望雪女,屡聚雪缘,醉恋于雪的情缘,营造长长的思念。

【责任编辑:可儿】

武汉治疗癫痫病好医院
西安看癫痫病的医院